雜事一二三

 
周日清早,去了友人的美容院做臉部護理,護理期間只聽到她碎碎唸,就算我的工作再忙碌,基本護膚功夫還是得做好,不然常久下去,肌膚就會嚴重脫水和失去光彩。我不得不承認,這段日子以來,真得忙得把這個步驟也忘了,每天下班回來,已經累得沒力氣再去思考其它事情,就連睡眠時間也越來越少.不過,我還是會聽取她的忠告,把這個步驟做好。

下午,約了位朋友喝下午茶,聊天話題一直都在國內政治,社會治安,人權,財務規划里兜轉.我認為作為一位保險經紀人,不但要精通財務規划,也得精通於國家政治,社會資訊,不然真的很難在這行業立足。

傍晚時分,趕去了蒂蒂旺沙公園和一班很久沒碰面紅人家族聚會,原因是我們來自台灣可愛的猴子翔來了這里渡假,雖然這個聚會很短暫,但大家都樂在其中。
 

往事如煙

 
 
聽著部落格里的主曲,那種莫明的傷痛又回來了,瞬間,我的心被淚水擊跨了。
 
我已經無法再回頭去挽留那些已經流逝的青春,那些被我遺忘的事,還有那些被我傷害過的人。

突然,想拋開這一切,離開這城市,放逐自己在一個無人曉得國度里。

無言的抗議

 
翻開桌上的日歷,才察覺六月就快結束了,看看手上的業積單,成積似乎還落在後頭。
 
這段日子以來,除了忙於處理生活上的瑣事,南下北上跑業務之外,剩下的空余時間,都是讓自己處於冬眠狀態.。
 
有的時候,覺得自己就像個事不關己的路人,只能站在局外靜觀其變,就算自己也被扯入漩涡之中,也不善于為自己辯護。
 
這就是我的方程式,你都懂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