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記憶里浮浮沉沉

 
 
凌晨三時,我從睡夢中驚醒,凌亂的頭髮冒著汗珠,睡衣濕透了,這才發覺全身都在發燙,勉強下了床.抓起了藥,服下。
 
靠在床邊,打開了手機里的電台頻道,聽著那不知名的歌曲,我的心隨著歌聲恍蕩著,零零碎碎的記憶.在隱藏中的悲傷里浮沉著
 
不曉得過了多久,也許,是藥力的作怪的關系,我就這樣沉睡過去.清晨,當我再次睜開眼,才發覺自己趴睡在地板上。
 
結果,這一天,全身都酸痛著。
 
 
 

一場電影之約

 
下班後,匆忙趕去了電影院,本想為了可以第一時間看今天才上映的料理鼠王沒想到全都售盡了,只好選看其它影片.最後選了由範冰冰和任賢齊主演的愛情喜劇。

不記的N年沒在電影院里看愛情影片,每次光顧電影院,恐佈劇總會是首選,再下來是動畫和西洋動作片。或許你會奇怪為何像我這樣的女孩為何不愛看愛情電影.只看恐怖劇,其實沒有特別理由,只是喜歡呆在電影院里享受那一級的音響效果,聽著觀眾們看到緊張又恐佈的鏡頭而發出的尖叫聲,而我卻還是很淡然的坐在席里,看著眼前的電影。 

每當有恐佈劇上映的時候,想找身邊的女性朋友一起去看電影,一個個總會對我搖頭說NO,再不然碰巧學弟或我的另個好兄弟也想看那部電影大家就相約去電影,不過獨自去看的機率比教多,因為他們俩都在忙著各自談戀愛, 各有各精彩。 

本來是沒抱著任何期待的心情去看這部電影,但是從開始到結束,我都是一直笑著和感動著。為了讓思想保守的老爸接受作風西化,言行大膽的女友,而找來了臨時代班女友,回鄉見父,而鬧下不少惹笑的場面。 

看完這部電影後,我才發覺緊繃了整個星期的心情都被瓦解了。 

 
16/8/2007, 12.21am
 
 
 
 

哆啦A夢,任意門,竹蜻蜓,時光機,百寶袋

 
 
某個週六的傍晚,走在新堀江夜市里,不小心瞥見了間精品店,站在任意門後的哆啦A夢,留住了我腳步。
 
哆啦A夢,它曾經伴著我走過童年和年少時光。至到年長後,它依然還是我的良伴。
 
時光機,任意門,竹蜻蜓,百寶袋,這些都是哆啦A夢耍寶時用上的物品。
 
 
 
記得以前每次回家的時候,总會霸佔著客廳里的某個位子,追看好幾部不同的卡通動畫,跟著,放任大笑。
 
老媽总是說我看卡通動畫,也會笑成那個樣子,真是童心未泯的老玩童。
 
是的,我還是個會做夢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