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形像

周六,去了常光顧的理髮院,弄了個新髮型,把卷髮燙直,再挑色。

本來深褐色的顏色,挑上髮後,就變了亮麗的黃褐色,有很大的差別,不過,效果還不錯。

今早,在電梯門口,碰見匆匆忙忙出外跑業務的同事,當面嚇了他一跳,他還以為別間公司的職員。

進入公司,其它同事們都是一樣的表情,張大嘴,都以為是新同事,大家都下了不錯的評語。

2008年的第一個計划.終於成功。

接下來,第二個計划–瘦身,體重需要再降四公斤,夏天的時候,就可以穿上買了很久三點式的泳衣,和小寶貝一起去海邊玩水。

^O^

哀與愁

 
最近,發覺自己嘆息的次數,越來越頻密。
 
偶而,撘公車的時候,想起某些事,哀愁悄俏的爬上心頭。
 
總會習慣性的低下頭,悄悄的把淚水擦去。
 
然後,裝作若無其事的繼續我的行程。
 
我的哀與愁,就像那無底洞,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我知道,我的心,開始生病了,但我卻無力的反抗。
 
我只想逃離這一切。
 
 
 
 
 
 
 
 
 
 
 
 

出書

 
 
線上那头,阿月說要出書了,快去張羅妳所寫過的文章,我心虛的沉默著。
 
回望這兩年,我沒有像以前那樣很積極的寫。
 
那種熱愛文學的赤子心情,早已被生活上的瑣事,日復一日,逐漸的吞噬,復而不在。
 
我不知道是否還能和妳一起實現那個夢想,但我會努力著
 
 
 
 
 
 
 
 

Kaya醬

 
 
昨天,小寶貝好不容易才買到Kaya醬,她說上次在old town cafe吃了之後,就喜歡上它的味道。
 
這次她花了295元買了兩包总共400克的Kaya醬,我說超貴呢,這里200克才賣21元.聽後,她差點昏到
 
 
 200克的Kaya醬
 
其實,先把面包先烤過,再抹上Kaya醬和牛油,味道更加棒。
 
 
烤過的面包
 
 
抹了牛油和Kaya醬。
 
也可以把牛油抹在上半部,Kaya醬在下半部。
 
這樣就可以同時吃到兩種原味。
 
 
 
 
 
 

美祿 Milo

 
記得小的時候,总會趁媽媽不注意的時候,溜去廚房偷吃美祿,就是拿著湯匙,往罐子里掏,然後往嘴里塞,味道真的很香甜。
 
當然,每次都被媽媽碎碎念,因為不見了一大半,這不只是我的功勞,老弟也像我一樣,在廚房里神出鬼沒。
 
長大後,才發覺原來身邊的朋友們也曾這樣有趣過。
 
小寶貝說,大馬人很喜歡以美祿或咖啡,照待客人,她遇見的,似乎都是這樣。
 
其實,美祿本來都是甜的,更本不需要再加糖,不然會破壞它的原味。
 
在嘛嘛檔,除了可以喝到原味的美祿,還可以加入咖啡和少許糖,那就變成另種飲料,名NESlO,味道苦中帶甜。
 
除此之外,還可以作為燕菜的調色料,也可以用來烤餅干的調味料。
 
 
注:美祿是一種很道地的飲料,味道接近於巧克力。
 
 
 
 
 
一湯匙的美祿,就這樣放進口里
 
 
 
 
 
 
 
 
 原味美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