丟三落四

 
 
 
是我老了嗎?最近總是丟三落四的,就連個人身份證也不知何時弄丢了,我明明很久都沒拿它出來呀,可是它不知何時失蹤了,吼!!!!
 
不知那一天,自己的大名,也會給它忘記。
 
 

廣告

謝謝光明

 

今早,接受了光明日報的越洋電話採訪,他們在收到我的電郵後,再次和我確認事實的真相後,而決定把事實的真相傳達給廣大的讀者群。

謝謝光明聽到我的心聲,也希望有關當局能夠認真看待這件事情。

我與死神擦身而過

正當大家剛歡慶了新的一年來臨,在南北大道上,我和死神擦身而過。

2008年12月31日,下班後就從獅城趕往新山,因為連續幾天元旦聯假,公車站,新馬關口,到處都是人潮。當我抵達新山拉慶車站,時間已是晚上九時正,因為乘搭的長巴在10時才啟程,所以找了間餐館,點了印度煎餅,順向服務員要了瓶礦泉水當晚餐。用完晚餐後,因時間還早,就撥了通電話給老媽,但我卻不知道這可能是我最後的晚餐和通話。

10時正,我登上了這部JJK 6928由Ekspress CepatSedia Sdn Bhd所擁有的長巴,我所持的車票是單位的座位,因為車票上所寫的座位號碼和車內所注明座位號碼的不吻合,於是我就向剪票員確認,他說這是13號座位,不過你可以坐第一號座位,因為還有很多空位,就這樣開始展開了旅程。

這次的司機是名中年發福的巫裔司機,同行並沒有副司機。啟程後的第一個小時,司機駕駛的車速還屬正常,沒有任何異樣。但,一個多小時後,我發覺車速逐漸的緩慢下來,司機的精神似乎不很集中,車身左右飄移,一路上有許多車子,長巴不斷超越我們的長巴,間中還差點尾隨撞上前面的小型卡車,這一幕幕驚險鏡頭,讓我過目不忘。從那刻起,我就打起精神,全神慣注的往前鏡看,越看就越驚心,手心不斷冒汗,此刻我的生命操縱在這位司機手中,當長巴經過東甲路段時,我發覺司機似乎睡著了,車子從右邊的車到飄入左邊車道,再撞上路邊的障礙物.這時司機才從睡意中驚醒過來,他就立刻煞車,然後長巴就翻覆了。

在翻覆的那瞬間,我聽見了整車的驚叫吶喊聲,也聽見了自己的心跳加速,我告訴自己完蛋了,我要和這個世界告別了,永別了家人。當一切停頓後,我發覺自己還活著,心還在跳動著,然後很努力從座位站起來,告訴座後的乘客們,大家別慌張,接著問了司機, “你打算不打算報警?”,司機邊從口袋掏出手機,邊對我說,“Sorry, saya tertidur” (對不起,我打嗑睡了)。後來,司機的手機沒有網絡,我把手機遞了給他,這時,窗外有兩名年輕的巫裔青年,不斷敲打前窗,說著我們聽不到的話,接著,司機在窗前劃了999,只見兩名青年立刻爬上車身,兩人很努力的把司機座位的旁門打開,接下來就聽見兩人在外大喊有沒人受傷,司機也向在座上的乘客傳話有沒人受傷,還告知大家車後有個逃生門,也許大家還未從驚嚇中鎮定下來,沒人把逃生門打開,大伙ㄦ都是摸黑從里頭爬上司機座位,再由路人甲從下方接下,在爬出車外期間,因為擦撞到車身,我的左右腳都浮腫起和淤血。爬出車外後,第一時間播了通電話給家人,報告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後來,我和另外兩不相識的同車乘客,乘搭了一位好心路過的司機的車子,北上吉隆坡.抵達目的地,已是凌晟二時多,然後再由家人從Kelana Jaya接回家。

後記 : 自經歷過這場車禍後,每當閉上雙眼,那幕幕的情景,清晰的印烙在腦海里,那種在夜里行駛在高速公路上的恐懼感,依然存在。感謝上天,讓我撿回一命,感謝自己,平常勤於手抄佛經,讓我平安的活著。

以下是在爬出車後,所拍攝的照片。

爬出車外的乘客。

司機爬上車身。

所持的車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