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 – 演戲,看戲;上台,下台

 
這陣子,馬來西亞人都興致勃勃,盡是看戲的心情。

308大選至今,好戲連場,高潮迭起,驚奇不斷,演戲的人滿足了表演的戲癮,看戲的人滿足了偷窺的欲望。

政壇是個大舞台,台上政治人物逐個登場,一個個落力地揮汗演出,上演你死我活的戲碼,愈是真假難分,愈是好壞不明,愈是戲劇化,愈是變數難測,就愈是 引人入勝,愈是贏來掌聲如雷。

有怎樣的政治,就有怎樣的社會。政壇風雨如晦,社會雷電交加,馬來社會如此,印裔社會如此,華人社會更是炮聲隆隆,不絕於耳。

這是個充滿矛盾也充滿諷刺的社會,我們不過只有了一點民主的皮毛形式和成績,就沾沾自喜,把民粹當成民主,把內耗當作鬥爭,而鬥得最兇最惡的,還包括了一些民權民主的鬥士,以及那些德高望重的領導。

誰戀棧權位,霸著茅坑不拉屎,卻賴著不走?

誰專橫霸道,唯我獨尊,卻自詡寬容開放?

誰滿口謊言,指鹿為馬,卻化身為正義英雄?

誰講一套做一套?誰真能揮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瀟洒下台?

台上的人,最怕迷失在鮮花和贊美聲中,忘了自省。綿綿不絕的掌聲,最易讓人陶醉,自鳴得意,以為唯有自己才是絕對正確,進而容不得一點批評,聽不進一點意見,最終自我膨脹,也自我腐蝕。

台下的人,最怕迷失在絕對相信權威的心態中,失去了自我判斷的能力,也失去了分辨好壞真偽的能力,結果被政客鬥士拉著鼻子走,卻一點也不自覺,還拚命地鼓掌,拚命地吶喊,拚命地沖鋒陷陣。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人生如此,政治如此。當台上的帷幕落下,當激情已過,台下的你我,是否也入戲太深,連回到現實睜大眼睛看清真相的能力,也喪失殆盡了?

星洲日報/夜雨晨風‧作者:林明華‧2008.06.30

轉貼-華裔權益不得忽視

 

第9大計劃中期檢討報告有關重組社會部份引起混淆,特別是涉及外資委員會指南、規定掛牌公司提呈員工種族比例報告等,都被外界解讀為政府政策仍具有偏袒土著的濃厚色彩。對此副首相納吉在國會下議院鄭重指出,政府在推動重組社會與解決社會經濟失衡過程中,並不漠視華裔及其他種族的權益。

其實副首相只是針對重組社會策略作進一步解釋,並未完全釐清外界對政策可能種族化的疑慮.在中期檢討報告中,政府將目標鎖定在土著、沙巴與砂拉越土著以及印裔社群,這些是被政府認為低收入以及財富擁有權大幅落後的族群,但在這樣的扶貧論述中卻將華裔排除在外,引起社會大眾混淆是必然的,因為在一般民眾的認知裡,貧窮是階級問題而不是種族問題。因此,所謂的華裔分別在企業股權與產業佔有率42.2%與76.1%,以僅平均收入4853令吉,都只是表面的統計數字,不能完全反映實質狀況,更別說我國整體的貧富差距仍然在不斷擴大。

政府所強調的“分配式成長”其實就是種族思維下的產物。政府於1971年實行為期20年的新經濟政策,通過制定固打,提高馬來人的社會和經濟地位,進而達致擁有30%的國家經濟股權;1990年新經濟政策屆滿,政府以馬來人仍須扶持為由,遂以國家經濟政策取代新經濟政策,讓扶持馬來人的基本政策得以延續。

換言之,在過去漫長的37年裡,政府始終如一的貫徹扶持馬來人的政策,其中最顯著的是給予土著在接受高等教育和經商方面的優先權。政府在國立大學實施固打制,以及優先給予土著獎學金和貸學金,至於申請掛牌公司的股票給予土著優待、設立多種只限土著的信托基金、政府招標土著享有優先權。

從積極面來看,這些優惠政策促成了更多土著有機會進入國內外高等學府深造,成為各領域的專業人士,使土著與非土著的在專業領域的差距縮小;而在中期檢討報告提到吸納優秀的土著專才,指的正是這批優惠政策栽培出來的土著學生。至於商業領域,土著工商階層崛起,並控制許多大企業。但從消極面看,由於土著的學額得來太過容易,造成其中不少人無心向學,以致學業成績遜色;土著多數在順境中經營大企業,沒有受過真正市場考驗,加上部份缺乏效率和競爭力,一旦外在環境逆轉就會無法應付而陷入困境。上述事例其實已證明“分配式成長”的階段性任務已完成,持續下去恐弊多於利。

同時“分配式成長”可預見弊端是,國家的發展計劃與政策長期欠缺透明,分配財富方面的偏差加劇貧富鴻溝,一小撮人獲得龐大財富,也使政府的扶貧政策大打折扣。

政府重申規定上市公司要呈員工種族比例僅供參考,多少已廓清若干疑雲,至於政府有意提高土著在外國投資的參與率,有些人難免擔心當局會否修改外資公司可持100%股權的政策。我國實行開放式經濟,非常依賴貿易,吸引外資是極為重要的據點,而採取更務實的經濟和外資策略,乃是一項重要的策略。處於瞬息萬變的全球化時代,懂得變通才能迎合時代的要求,如果政府檢討外國投資委員會指南,是要收緊重組股權的條件,不僅與全球化相悖,也徒增市場疑慮。

星洲日報/社論‧2008.07.01

 

政壇大海嘯

 
周日,清晨三點多,在南下新加坡的火車里,陸續收到友人傳來的大選成績,越看就越心驚,沒想到執政黨這次會輸掉2/3的議席。
 
雖然,成績未公佈以前,我的預測是執政黨會再次執政,這次的戰績不會比上屆標青,反而會輸掉很多議席,但,沒想到竟連失五州的政權,真叫人大跌眼鏡。
 
尤其,檳州,一直以來,都是民政黨的堡壘, 這次被反對黨連手攻下,  就連重量級首席部長也被對手拉下,確實是有點意外。
 
這此慘敗對執政黨來說, 的確是很大的打擊,加上年尾巫統內部選舉,各黨人馬都顯得優心仲仲, 如果首相在這次巫統選舉無法保留主席位子,這意味著他將辭去首相職位,由下任主席擔任首相。
 
這次的變天,都反應著小市民的心聲, 通貨膨漲, 治安,貪污, 存在以久不公平的非馬來友族公民政策等問題,這些都是執政黨必需正視的問題。